搜索

logo

底部备案

Copyright ©广州白云山敬修堂药业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     (粤)-非经营性-2016-0151    粤ICP备05038002号-1    网站建设:中企动力 广州

二维码

 

底部导航

联系我们

地 址:广州市人民南路 179 号 生产地址:佛山市南海区黄岐鄱阳路 249 号 药品咨询:4000011790黄岐总机:020-81157747 邮  箱:jxt@jxt.com.cn

关注我们

>
>
天地方圆 (05)

天地方圆 (05)

作者:
发布时间:
2018/05/15
浏览量
第五集
 
 
    广州,珠江,白天。
  “钱”字号船队驶入了宽阔的珠江河道。
离开慈溪时,正是万木凋零季节,而珠江两岸却依然花木葱笼。
 
    江面上舟揖穿梭,万商云集;江两岸榕荫塔影,一派岭南风光。
    江上不时有悬挂英、美、荷兰、西班牙、葡萄牙、印度等国国旗的商船驶过。
 
    树田挺立船头,迎着南国的风,心潮起伏。眼前这一切,既让他觉得新鲜,又使他感到陌生。他想:未来的命运,也许就像这条珠江,深不可测之中,隐藏着多少激流险滩、惊涛骇浪!
 
    
    黄埔港。
    这里格桅连云,一片繁忙热闹景象。
    码头上,苦力们唱着号子,川流不息地装卸着各色土洋杂货。
 
    “钱”字号商船缓缓停靠在港湾内。
     树田与冯掌柜走下船舷,登上一只蛋家小艇。
    摇船的蛋家女用广州话问:“两位先生去边度?”
    树田听不明白,只好望着冯掌柜。地发
    冯掌柜用蹩脚的粤语回答:唔该,十三行。’
    蛋家女边摇船边唱“咸水歌”——
    渔家女,唱渔歌,
    一带沙矾绕内河。
    阿妹爱唱咸水调
    声声押尾有兄哥……
 
    十三行。
    树田、冯掌柜从十三行前码头上岸。
    二人来到十三行前广场,见各洋行一字排开:法国馆、荷兰馆、英国馆、美国馆、章官行、宝顺馆、华瑞行……
    广场上人头涌涌,不时可见金发碧眼的夷商。
    西洋的钢琴声和广东的高胡声,此起彼伏,交织在一起。
 
    华瑞行。
    树田、冯掌柜走进华瑞行。
    冯掌柜向伙计打听:“请问于掌柜在吗?”
    此时,于掌柜从里间迎出,认出了冯掌柜:“哟,这不是慈溪的冯掌柜吗?稀客,稀客!”
    冯掌柜介绍树田四道:“这位是句章绸缎庄的少老板。”
    于掌柜说:“真是后生可畏呀!二位请到里面喝茶。”
 
    客堂。
    于掌柜待以功夫茶。
    于掌柜说:“当年句章绸缎庄可是名扬海内,不但货真价实,而且讲诚信、够朋友,大有君子之风。”
    树田说:“自从江浙实行海禁以来,敝庄便今非昔比了,所以家父嘱我来广州发展。今后,尚须于掌柜多多关照。”
    于掌柜说:“好说,好说,老朋友了。”
    冯掌柜说:“这次带来了几船上等丝绸,就拜托于掌柜了。”
    于掌柜说:“现在丝绸出口生意,不比过去了。人家番鬼佬发明了用机器纺织,机器一开,布就哗哗地喷出来。所以,‘天朝’的绸缎虽好,却卖不到好价钱,不像茶叶、大黄这些土产好销。”
    树田说:“据我知道,外国他能帮到你们/’的有钱人,还是喜欢中国手丁织的丝绸。”
    于掌柜说:“有钱佬毕竟是少数嘛。这样吧,我认识一个英吉利商人亨特,此人神通广大,中国话又说得很好,我把你们介绍给他,或许他能帮到你们。”
    冯掌柜说:“也好,生意做成了,我们按句章的老规矩,给于掌柜……”
    于掌柜说:“喏,冯掌柜我还信不过吗?”
 
    夷馆。
    这是英商亨特的公馆,一幢西式的小洋楼。
    于掌柜领树田、冯掌柜走进洋楼。
    树田浏览里面的陈设:自鸣钟,挂在墙上的洋枪,油画裸女,万国地图……觉得十分新奇。
 
    客厅。
    亨特品鉴树田带来的丝绸样品,赞不绝口:“真是美极了!送几匹给女皇陛下,她一定很高兴。”
    冯掌柜说:“我们货源很充足,这次运了几船来。”
    亨特说:“没问题,包在我身上。只是交易的方式……”
    此时,于掌柜有意避开,说:“你们慢慢谈,我先告辞。”
    亨特见树田对一模型很有兴趣,便说:“这是敝国发明家瓦特发明的蒸气机。它的本领可大了,一台机器可以顶千百个人力:用不了几年,我们用这种机器开动轮船,就可以一日千里,穿洋过海。到那时,广州
更可以大开海上的丝绸之路了。”
    冯掌柜说:“刚才提到交易的方式,不知道亨先生意下如何?”
    亨特试探道:“我们可否以货易货?”
    冯掌柜笑着说:“我们天朝大国,地大物博,难道你们蛮荒之地,还有什么东西可以和我们交换?”
    亨特捧出一个匣子,打开后,故作神秘的说:“你们看这是什么?”
    树田、冯掌柜看后,均不知为何物。
    亨特说:“这是上帝赐给人间的礼物。它神奇得很,可以让人吞吐之间,有一种进入天堂的感觉。它有一个很美的名字一阿芙蓉,也叫鸦片。”
    树田说:“原来这就是鸦片!这是一种毒品,吸食之后,人皆恣意妄为,久之便气血衰竭,短命夭亡。大清朝廷对此早有禁令,亨特先生不知道吗?”
    亨特诡确地一笑说:“朝廷?二位可晓得,贵国现在从北京城到各省,上至王公贵族,下至士绅军曹,都时兴吸这玩意儿。”亨特指着窗外一艘夷船,“你们看,那艘船上就装着一袋袋的鸦片,值好几十万呢!这可是一本万利的生意啊!”
    树田指着亨特正在吸的烟斗,问:“莫非亨特先生吸的也是鸦片?”
    亨特扬扬烟斗说:“不,我这是吕宋烟。”
    树田讽刺的说:“难得呀,你们把上帝赐给的好东西都让给别人了!”
    亨特一日语塞,只好解嘲地一笑:“这……哈哈哈……”
    树田说:“中国古代圣人孔子说,己所不欲,勿施于人;而亨特先生却是己所不欲,偏偏要施与人。看来,我们是两路人,道不同不可与谋,告辞了!”
 
    番摊馆,白天。
    这是清中叶在广州兴起的赌馆,为土洋匪帮勾结官府,探听消息之处。主持开局的,多为衙门的小官吏。
    番摊馆内仿佛人间罪恶的渊蔽。赌钱的、抽鸦片的、泡妓女的、作黑道交易的……一片乌烟瘴气。
 
    包厢内。
    粤海关千总莫仁正在左搂右抱,在妓女的伺候下吸鸦片。
    妓女甲倒在莫仁怀中,嗲声嗲气的问:“千总大人今天手气怎么样嘛?”
    莫仁说:“呀,背透了,又输了一万两银子!”
    妓女乙说:“湿湿碎啦。”
    此时,莫仁的随从进来,递过一封信函,说:“莫大人,慈溪胡县令派人送来了一封密函。”
    莫仁打开信函,看后窃喜。
    妓女甲问:“大人有什么好消息?”
    莫仁说:“财神到!来呀,备轿!”
 
    江相派巢穴。
    江相派是清代广州一个以迷信诈财为职业的秘密集团形成于康熙、雍正年间,延续了二百年之久。
    座落在广州郊外的江相派巢穴,是一座碉堡式建筑,面目狰狞,造型怪异,市民称其为“鬼巢”。江相派大小头目盘踞于此。
    鬼巢大厅。
    大厅内,密不透光,阴森恐怖。当中和两旁供着刘伯温和江相派历代祖师画像。
    江相派“通天教主”,结跏跃坐,双目微闭,口中念念有词,正在为跪在面前的一头戴水晶顶,身着绣熊袍的五品官员“灌顶消灾。”
    
    鬼巢大门前。
    莫仁乘轿来到,江相派头目张保仔。将莫仁迎下轿来。
    张保仔说:“莫千总来得正好,这两大,我们江相派来了个‘通天教主’,也就是我们的‘大师爸’。他在龙虎山闭关修行了三年,刚出山。其法术通天达地,好不了得!”
    莫仁说:“那太好了!能否请教主给我开示开示?”
    张保仔说:“看缘分吧。你跟我来----”
    
    鬼巢大厅。
    莫仁进了大厅,见五品官员正虔诚地给教主叩头,顿时惊然。
    张保仔对莫仁轻声说:“跪在那里的,是五品守备汤大人。”
    这时,汤守备给教主奉上礼金,唯唯而退。然后,前呼后拥离去。
    张保仔走到教主跟前,在其耳边响咕一番,然后招手,示意莫仁上前拜见教主。
    莫仁扑通跪倒在教主面前,诚惶诚恐地说:“下宫莫仁叩见教主,望教主给以开示,指点迷津!”
    教主以手抚莫仁额顶,闭目掐算一番,然后叫张保仔近前,对张密语。
    张保仔招呼莫仁说:“请跟我来----”
    
    鬼巢密室。
    张保仔将莫仁领到密室,坐定之后,莫仁急切地问:道“教主怎么说?”
    张保仔说:“教主让我提醒你,需防血光之灾。”
    莫仁大惊失色地说:“大哥,你可得求教主救我!”
    张保仔说:“教主叮嘱说,你若还清欠债,或许可以逢凶化吉。”
    莫仁说:“欠债?我欠谁的债呀?”
    张保仔冷笑地说:“千总真是贵人多忘事,你欠番摊馆的赌债,忘了?”
    莫仁说:“我正是为此而来,我刚收到慈溪县令胡谦的密函,说该县商人有一批上等绸缎,从水路运来广州,价值在二十多万两银子。货主在慈溪留有案底,这批货来路不端,让我予以缉查。此事我不便出面,还是你们江相派下手的好。”
    张保仔:“千总原来想借刀杀人。”
    莫仁说:“我会以查私为名,率粤海关官兵暗中掩护。这批货,按老规矩,我们五五分成,得手之后,我立马还清这笔赌债,总可以吧?”
    张保仔说:“到手之后再说吧。”
    
 
    广州西关,白夭。
    这里商铺林立,市声喧嚷,土洋百货,琳琅满目。
    卖鸡公揽、不倒翁、泥头公仔……的,穿街过巷,吆喝声此起彼伏,好不热闹。
 
    树田、冯掌柜从一家绸缎铺出来。
    冯掌柜不停地摇头叹气,树田却容光依然,毫不气馁。
 
    二人又走进另一家商行,拿出样品向掌柜交涉一番后,掌柜遗憾地摆摆手。
    
    大街上。
    冯掌柜垂头丧气地说:“唉,我们这批货,不知道要在船上窝多久。”
    树田安慰地说:“冯掌柜,别灰心,会有办法的。这几天,虽然买卖没做成,却长了见识。广州毕竟是个大地方,处处有陷阶,也处处是商机。想在这里施展拳脚,还得熟习这里的码头。”
    冯掌柜捂着肚皮,急得直跳说:“哎哟。二少爷,你在这里转一转,我得找个茅房去!”
    树田说:“你去吧。”
 
    树田在街上信步蹈跳,东看看,西望望。
    这时,一中年汉子,阔衣长袖,脚打绑腿,肩挎褡裢,左手托着一个大竹筒,筒口蒙着蛇皮,右手有节奏地拍打着竹筒,发出“洞洞”声。
    一孩童随后追上,向汉子喊道:“ 喂,洞洞佬,记得明天再来呀!”
    “洞洞佬”应道:“哎,放心,一定来!”
    树田好奇地问孩童:“小弟弟,‘洞洞佬’是做什么的?”
    孩童说:“洞洞佬是看病的郎中。”
 
    树田走到街的转角处,见一株大榕树下围着许多人,便走上前看个究竟。
    原来是一“讲古佬”在说书。
    “讲古佬”身穿长袍,左手持扇,右手握着醒木,说道:“风凉水冷好消闲,讲古无非掼二餐……各位乡亲父老,在下讲古之前,备有正宗的新会化果陈皮,古仔送陈皮,味道有得比。要买快趁手,
埋。”
    前来听古的,纷纷买陈皮,树田亦买一包。
    讲古佬醒木一拍,说道:“话说伦文叙,这天挑着一担菜……”
    
    冯掌柜上完茅房,到处找树田。
    
    讲古摊前。
    讲古佬说得眉飞色舞,听众发出一阵阵笑声。
    树田听得津津有味。
    冯掌柜找来,一把将树田拉出圈外。
    冯掌柜说:“我的少爷,你还有心思听说书!”
    树田说:“他在讲伦文叙卖菜的故事。伦文叙就是广州人 前朝弘治年间状元。他的事迹,对我很有启发呢。”
    冯掌柜说:“那你在这里听,我先 回船上去了。”
    树田说:“好吧”
    树田继续听说书。
 
    听完说书,树田漫无目标地沿街走去,捕捉着这座城市的每一个细节。
    突然,“越秀武馆”四字,映入了他的眼帘。
    树田走进武馆。
 
    武馆内。
    院中备有刀、矛、剑、朝、藤牌等兵器。
    一群学徒正在练武。
    树田走进大院,颇有兴趣地驻足观望。
    一学徒见生人来到,放下手中兵器,以江湖“春点”,抱拳相问:“这位兄弟,做什么买卖呢?”
    树田拱手相答:“敝人做点小生意而己。”
    学徒们发现此人非江湖中人,便纷纷围拢来加以挑衅----“原来是控子!”
    “不是来打杠子的吧?”
    一学徒技痒,一招螳螂手,闪电般地向树田劈来,树田稍一接招就将其撂倒在地。
    学徒们见来者不善,便仗着人多,一起围上树田,各施拳脚,树田并不动真格的,像逗孩童似的,将学徒们打得碌碌扑扑。
    学徒们佩服得五体投地,纷纷说一
    “哇,好犀利!”
    “不如仙币父出来,跟他比一比。”
    此时路子威出来,大声喝止徒弟们:“住手,不得放肆!”
    子威歉意地走到树田跟前,一拱手说:“这位兄弟,请原谅徒弟们的无礼!”
    树田亦拱手致歉:“多多冒犯了!”
    子威说:“请到里面喝茶。”
    
    客厅。
    树田落座之后,说:“在下冒昧地走进贵馆,是想打听一个人。”
    子威问:“不知道打听何人?”
    树田说:“此人姓路,名子威。”
    子威哈哈大笑说:“在下正是路子威!”
    树田忙欠身说:“失敬,失敬。我师父孟直先生,有给路兄的书信在此。”
    树田恭敬地递上益直的书函。
    子威看完孟直的信后,分外热情地说:“钱公子,我方才一看你的拳脚,就猜到是孟先生的弟子。这真是大水淹了龙王庙了!”
    树田说:“小弟此次来穗,本不想打扰路兄,只是刚好路过武馆,所以……”
    子威说:“你这样说就生外了。既是盂先生介绍,你的事就是我的事。有什么可以帮到你的,只管开口。”
    树田说:“这次来广州,联系了许多商行,看来丝绸的市道不大好,一时难以成交。我们的商船是租来的,不能久停,因此,想将货物找个地方暂存一下,路兄可有门路?”
    子威说:“武馆现成就有几间空屋,你用就是。何时搬运,徒弟们可以供你驱使。”
    树田说:“那太好了。"
    此时,外面一阵哄乱。
    子威忙问:“出了什么事?”
    一重伤者被抬上。伤者此刻流血不止,人己昏厥。
    子威质问道:“怎么会伤得这么厉害?”
    徒弟甲怯怯地说:“师父,我该死!刚才我们用刀对练,一失手……”
    子威急得百跳脚:“这怎么办?身边义没有“金疮药。”
    树田说:“路兄,这兄弟万分危急,可否让小弟一试?”
    子威忙说:“那太好不过了!钱公子请----”
    树田立即拿出随身所带的跌打万花池和丸药为其急救。
    但见伤者血立止,人亦渐渐苏醒,面色恢复如初。
    徒弟门见树田基术如此神奇,惊讶不己。都说:“真神了!”
    树田说:“好了,不要紧了。再调养数日便可。”
    徒弟门高兴地将伤者抬下。
    子威翘指赞道::“想不到,钱公于原来还是杏林高手!”
    树田说:“这几样跌打伤科药,都是孟先生亲自配的方子。”
    子威叹道:“孟先生真乃超凡入圣,恍若无人!唉,差一点我便成了千古罪人了……”
    树田说:“路兄,有一事,不知当问不当问?”
    子威说:“但问何妨。”
    树田说:“既然路兄如此敬佩孟先生,又怎会做出行刺孟先生的事来?
    子威说:“哦,钱公子也知道此事?”
    树田说:“那天晚上,我正在窗外。”
    子威说:“说来话长啊……”
 
    闪回----
    九华山。
    少年路子威,在一道长指导下习武。
    经过若干晨昏寒暑之后,少年路子威挥泪别帅下山。
    子威画外交:“我少年时,并午九华山拜帅习武,师父就是云峰道长,三年后,我辞别帅父下山,从此浪迹江湖,数十年不知师父和行踪……”
 
     武馆客厅。
    子威继续讲述:“有一次,我打九华山经过,心想,师父不知是死是活,何不趁此寻找一下师父的踪迹?……”
 
    闪回----
    九华山。
    子威走在崎岖的山路上。
    子威遍访山上的寺庙道观,每问一人,对方都摇头摆手,露出异样的表情,避之唯恐不及。
    子威画外音:“我很奇怪,帅父到底怎么啦?我下决心探个究竟。
那大,我走进了一个山洞……”
    
    山洞外。
    丛莽间,隐约可见一漆黑的洞日,幽深而又恐怖。
    子威对此洞似有印象,便扒开藤萝杂树,钻进洞内。
    
    洞内。
    子威进入洞内,顿觉漆黑一片,正待仔细辨认时,只听“飓、飓”两声,两道寒光从耳旁闪过,子威慌忙躲避。
    一阵发自地狱般的狞笑,令子威毛骨悚然:“哈哈哈,今天你死定!”
    子威这才看清楚,蜷缩在洞穴深处,浑身像长满了野草的垂垂老者,就是自己的师父云峰山人!此刻,师父手上仍夹着飞缥,随时准备出击。
    子威连忙跪在师父面前说:师父,是弟子我呀!”
    山人说:“哼,我没有弟子,我的弟子全叛变了!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
    子威说:“师父,你不认识我了?我是子威呀!”
    山东省人惊讶地说:“子威,你是了威?你还记得师父?”
    子威说:“一日为师,终生为父,我怎能忘了师父!”
    山人仰天狂笑:“哈哈哈,真是老天有眼,让我等到了这一天!”
    子威困惑地:“师父……”
    山人一把抓住子威,燃烧着仇恨的双眼,灼灼逼人的说:“你是我的徒弟?”
    子威说:“是的”
    山人说:“你听帅父的话”
    子威说:“听。”
    山人说:“师父的事?”
    子威说:“就是我的事。”
    山人说:“师父的仇?”
    子威说:“就是我的仇。”
    山人说:“你发誓?”
    子威说:“我发誓!”
    山人说:“好好好!听着,子威,你师父这副臭皮囊,早就该死了;但是,那口气,吞不下,这双眼,闭不了。不除了他,我……”
    子威说:“他是谁?”
    山人咬牙切齿地:“他叫孟直。就是他,害得我身败名裂,众叛亲离!”
    子威说:“他在那里?”
    山人说:“浙江慈溪。”
    子威拔剑出鞘,发出铮铮声响,说:“叫父,我这就去干掉他!”
    山人说:“你哪是他的对手!来,把这个拿去。”
    山人将飞缥交给子威,子威揣入怀中。
    子威深深一揖说:“师父,弟子这就去。”
    山人一挥手说:“去吧。我可以瞑目了。”
    山人话音刚落,便气绝而亡。
    子威悲拗地喊道:“师父----”
 
    武馆客厅。
    子威说:“于是,就发生了你看见的那一幕。”
    树田说:“我只看见孟先生追着你对影子而去。后来呢?”
 
 
    闪回----
    慈湖书院,夜。
    孟直持剑追逐黑影而去。
    孟直追上了子威,稍一过招,子威便招架不住,被孟直擒拿,动弹不得。
    孟直问道:“你是什么人?”
    子威昂然地说:“何须多问,你杀了我就是!”
    盂直呵呵大笑说:“你我无冤无仇,我杀你干吗?走,你我不打不成交,去喝杯酒,聊聊天,如何?”
 
    小酒馆。
    孟直和子威正把酒倾谈。
    盂直说:“子威老弟,你好糊涂!你师父是什么人,你知道吗?”
    子威一日语塞,说:“他……是我师父呗。”
    孟直说:“前几年,东南数省,邪教横行,搅得乌烟瘴气,百姓苦不堪言。你师父就是罪恶昭彰的混元教的教主!”
    子威大惊失色地说:“什么,混元教的教主就是他?”
    盂直说:“我就是因为揭穿了你师父的骗局,令他的弟子们纷纷倒戈,他也成了臭名昭著、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。这才与你师父结下了不解的冤仇。”
    子威说:“孟先生,如果真如你所说的,我可是干了天大的蠢事了!”
    盂直将那支飞缥交还给子威,笑着说:“这个还给你,如果我说的。不是实情,你还可以用上它!”
    
    武馆客厅。
    子威说:“后来我一调查,果然我那师父是一个祸害了千千万万家庭的恶棍。惭愧,惭愧!”
    树田说:“子威兄如此从善如流,真是难得!”
    子威说:“看来,光凭江湖义气,是不行的。”
    树田起身告辞说:“子威兄,我先回船上准备准备,改日再向你请教。”
    子威说:“钱公子,广州地面复杂得很,官府、洋人、盗匪、黑帮,互相勾结,狼狈为奸,走私贩毒、杀人越货,无奇不有、无恶不作,你们所带财物,惹人注目,尚需小心为是。”
    树田说:“谢谢子威兄的提醒。”
    
 
    黄埔港。白天。
   “钱”字号船队停泊在码头上。
 
    山岗上。
  “通天教卞”,宽衣大笠 跌坐如议,宛如世外高人。他手击木鱼 目光如电 俯瞰着河 道上下。
 
    丛林中。
    木鱼声中,江相派党羽在张保仔指挥下,换上“税”字号衣,潜伏丛林中。
 
    江面上
    一艘粤海关船载着全副武装的官兵,顺流而下。莫仁站在船头,静观动向。他瞥见教主,听见木鱼声,便命名:“这一带就到此为止。快调转船头,往上游去巡查。”
 
    钱家船上。
    冯掌柜焦虑地等候树田归来。
    祥嫂多端上饭菜,摆好碗筷。
    突然,一群身穿“税”字号衣的江相派党羽,手持兵器,闯上船来。
    一小头目说:“不要乱动,我们查税来了!”
    冯掌柜拿出税单,说:“本商船刚交了税呀。”
    小头目不由分说,夺过税单,说:“你这税单是假的!”
    小头目将税单撕得粉碎,丢入江中,随即大喝一声:“来人呀,给
我全部没收充公!”
    江相派党羽一拥而厂,进入舱内,将一捆捆绸缎搬到贼船上。
    冯掌柜揪住小头目,死命与其抗争,口中大叫:“你们光大化日,假冒官兵,抢财越货,还有没有王法!”
    小头目被冯掌柜揪住,不得脱身,使拔出刀子,欲下毒手……”
    这时,树田飞身赶到,一掌打落小头目手中的凶器,掩护冯掌柜等避到船尾。
    船上货物被抢掠一空。
    
    江面上。
    张保仔等押着满载的贼船,箭一般的遁去。
    
    山岗上
    教主喜形于色地敲着木鱼,像是传递捷报之声。
 
    船上,夜。
    冯掌柜捶胸顿足,痛不欲生地说:“老东家,我对不起绸缎庄,对不起你老人家啊!”
    船上所有人都垂头丧气,不知如何是好。
    树田见满桌饭菜纹丝未动,便走到桌前说:“大家都请坐过来,祥嫂,请把洒拿来。”
    大家默默地坐到饭桌前。
    祥嫂捧上一坛花雕酒。
    树田亲自给每一个人斟上酒,然后举杯说:“冯掌柜,各位乡亲,我们刚刚遇到了一场飞来之祸,让大家受惊了。但我看,没有什么了不起的!我们损失的,都只是身外之物;我们人一个没少,人还都好好的,这就值得庆幸,这就是凶中有吉!今晚大家好好睡一觉,明天由冯掌柜
带领你们开船回慈溪去。至于树田我,决定留在广州。在这里跌了交,不在此站起来,不算一个男儿!冯掌柜,这最后的二百两银子,供你们一路使用。这杯酒我先喝了。各自保重!” 
    树田一口喝完酒,朝大家双手一拱,头也不回,飞身离去,消失在夜色中。
    全部人都被树田一席话震呆了,等反应过来,才发现树田己不见踪影,大家一齐拥向船边,呼喊着:“钱公子----”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推荐产品

儿童清肺丸

“敬修堂瘦花语”茯苓银荷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