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索

logo

底部备案

Copyright ©广州白云山敬修堂药业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     (粤)-非经营性-2016-0151    粤ICP备05038002号-1    网站建设:中企动力 广州

二维码

 

底部导航

联系我们

地 址:广州市人民南路 179 号 生产地址:佛山市南海区黄岐鄱阳路 249 号 药品咨询:4000011790黄岐总机:020-81157747 邮  箱:jxt@jxt.com.cn

关注我们

>
>
天地方圆 (09)

天地方圆 (09)

作者:
发布时间:
2018/05/15
浏览量
第 九 集
    孙宅膳堂,白天。
    仆人们川流不息地在铺排一桌丰盛的酒宴。桌上山珍海错、美酒
佳肴,应有尽有,极尽奢华。
    孙玉田一家,礼让周到地领着树田,于威前来。孙小田己全然康
复。
    —一落座毕,玉田举杯说:“这次全仗钱大夫妙手回春,才使田儿
拣回了一条命。这等再造之恩,孙家老少,没齿不忘!钱先生,我先
敬你一杯……”
    树田忙举杯道:“不敢当,不敢当!”
    玉田与树田干杯之后,举起了第一二杯酒:“子威呀,今次多亏了你,
你不但请来了钱先生,还帮孙家赶走了家贼。我也得敬你一杯!”
    子威举杯说:“自家人,就不必客气了!”
    玉田从怀中掏出一张银票说:“钱大人,你是孙家的大恩人。有恩
必报,是我们孙家祖传的规矩,这二十万两银子,请钱先生收下。”
    树田说:“万万不可!我不过是举手之劳,也是碰巧而已,岂能受
此厚礼。再说,子威兄是我的好朋友,对我多有眷顾,他的事就是我
的事,我若收下这钱,岂不被天下人耻笑!”
    子威说:“表叔,树田的为人,我最清楚不过,这钱他是不会收的。
我倒有个主意----钱家世代都是江浙的殷商大户,只是偶遇不测,钱
公子才不得己流落广州,以串游行医谋生,其是难为他,也委屈他了!
你家在太平门外有一间闲置的铺面。何不再投入一点资金,助他开一
间药铺?这样,既便于他悬壶济世,也是孙家的一番功德呀!”
    玉田高兴地说:“好哇!钱先生,开店的一切费用,我全部承担,
你立即筹划吧。”
    树田说:“世伯,了威兄,谢谢,谢谢!不过,我们钱家也有个规
矩,即从不吃嗟来之食。开药店的一切费川,如果信得过我,就算树
田暂借,届时本利悉数归还,如何?”
    玉田说:“钱先生,你这样说就见外了。”
    树田说:“不,世伯,我必须立下这样的字据!”
    子威说:“表叔,这样也好。钱公子,你是一条汉子,我佩服!”
    玉田说:“这……既如此,就暂依钱先生的主张。只是,我尚有一
事相求……”
      子威说:表叔,有什么你就说吧。”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 
    玉田说:“我这田儿,虽年龄日长,却尚无一技之长。我想药店开
张后,将他放在柜上, 跟钱先生学学本事,不知可否?”
    树田为难地:“这……”
    子威说:“就让他打打下手, 不听话,你随时炒他鱿鱼!”
    玉田朝树田拱手道:“钱先生,拜托,拜托……”
    树田勉强道:“好吧,那可委屈令公子了。”
    
 
    绿绮台馆,白天。
    漱玉正在弹琴。
    墙外传来洞洞鼓声。漱玉立即停止弹奏,循声奔向花园里的一个
小门,开门外出。
    
    门外。
    石板小巷中,一串游方医正敲着洞洞鼓,背身而去。
    漱玉脱日叫道:“钱公子----”
    串游方医回身一望,竟是一个须发皆白的老叟。老叟问道:“小姐,
看病吗?”
    
    铺面。白大。
    铺面坐落在西关人平门外侨脚下。这里店铺林立,车水马龙,是
一商业旺地。
    子威正在指挥着修缮店堂,安装药柜,一片忙碌景象。
    玉田前来观望。
    子威上前对玉田说:“表叔,怎么样,有点药铺的架步吧?”
    玉田说:“唔,不错。”
    子威说:“这里风水好,人气旺,加上有钱公子坐堂行医,药铺肯
定发!”
    玉田问:“打算什么时候开张?”
    子威说:“只先待公子和小田采购药材回来,便可以开业了。”
    
    药市,白天。
    露天的药市熙熙攘攘,各地药商均来此采购南北药材。
    树田领着小田在一个个摊位前选货,与货主大涉。
    树田不厌其烦地辨识着药材的真伪、质量和产地,小田则显得无
精打采。
    二人来到一摊位前,货主迎上问道:“老板,地道的长白山虎骨,
要不要?”
    树田说:“拿来看看。”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    货主解开一个袋子,拿出一根“虎骨”给树田看。
    树田看后笑笑说:“这分明是驴胫骨嘛!”
    
    二人走开之后,树田对小田说:“这药市上什么假药都有,假人参、
假天麻、假阿胶、假麝香……”
    小田说:“钱先生,这几百上千种药,像你这样挑剔,不得把人累
死呀!”
    树田说:“再累,这道关也要把住。如果进了假药、劣药,无异于
谋财害命!”
    
    露天小吃店。
    树田和小田在一张矮桌前坐下。
    小田丧气地说:“这鬼地方,连一个像样的酒店都没有!”
    树田说:出门在外,将就点吧 。”
    店家端上两大碗饭和几碟小菜。
    树田边吃边说:“快吃把,吃完饭再去东边的药市看看。”
    小田皱着眉头,难以下咽。
    
    路上,傍晚。
    树田和小田押看一辆满载药材的马车,缓缓前行。
    马车来到一排客栈前,几个妖冶女子围了上来,纷纷挑逗说:“大
哥,出门在外,就图个风流快活。住我们这里把,包你们住得舒服。
玩得开心!”
    小田心花怒放上 说:“好哇,停车!”
    树田不容商量地命令车老板说:“不能住这里!去前面那家云来客
栈----”
    车老板鞭子一甩,马车快步朝前走去。妖冶女子在后面骂骂咧咧
地说:“乡巴佬!”
    小田大为不悦。
    
    云来客栈,夜。
    马车驶进了客栈大院,店家忙提着灯,过来帮着卸车和安排住店。
    树田见满院都停着装满货物的车辆,许多车上插着“XX镖行”
的旗帜,一些武夫模样的人,警惕地护卫着各自的货物……便也分外
地警觉。
    
    客房内。
    树田一面盥洗,一面紧盯着窗外的动静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    小田往床上一倒下,立即呼呼入睡。
    
    大院。
    几个缥帅,围着一堆火在喝酒守夜。
    镖师甲端来一盆滚水,冲洗有脚上溃烂的伤口。
    漂师乙手指远处一条黑影说:“你们看,他的轻功真了得!”
    
    顺着镖师乙所指的方向,只见一矫健的身影,时而登上屋顶,时
而跳到路旁……
    
    缥师们议论纷纷----
    “不是打杠子的吧?
    “不像。”
    “好像就是那个买药材的年轻人。”
    “我们不是他的对手,得防着他一点!”
    “嘘,他过来了!”
     ........
    
    这时,树田来到镖师们的身旁,谦恭有礼地拱手道:“各位仁兄,
这么晚了还不歇息?”
    镖师乙说:“我们这些走镖的人,干的是卖命的活,镖车没有平
安送达,莫说歇息,就是打个盹儿,也怕有个闪失呀!”
    树田说:“这一带,是否不大太平?
    镖师丙说:“前面山里好几股土匪呢!”
    缥师乙语带讥刺地说:“这位好汉不愧是练家子,艺高人胆大,不
用找镖局,就敢千里走单骑!”
    树田说:“哪里呀,小弟实在是对路上的情况一无所知,所以还望
各位仁兄指点迷津……”
    这时,缥师甲弄痛了伤口,发出“哎哟”一声惨叫。
    树田立刻关切地走上前探视说:“我是郎中,让我看看----”
    树田看完伤口后,从怀中掏出一小药瓶,往伤口上撒下少许药粉,
说:“我这是止痛药。现在不痛了吧?你这是给毒蛇咬伤的,算你命
大......
    镖师甲说::“那天,幸好遇见一位游方郎中,他倒是救了我一命,
只是,几个月过去了,伤口老是好不了。”
    树田说:“我教你一个最简单法子,你不妨一试。”
    镖师甲说:“什么法子?”
    树田说:“五大之内,不要吃盐。”
    镖师甲问:“就这么简单?”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   树田说:“就这么简单。”
    镖师甲说:“既然这么简单,那个游方郎中为什么不告诉我,却给
我留下了这么长的尾巴!”
    树田笑笑说:“这就是江湖中所说,‘郎中钓病人,病人养郎中’
的招数。”
    镖师甲说:“也是道理。我们这一行却是‘镖师钓土匪,土匪养镖
师’......”
    镖师乙说:“就是,要是没了土匪,我们吃什么!”
    镖师甲说:“这位兄弟,今天咱们算有缘,你教了我一个治伤的法
子,我也教你一个对付土匪的法子......”
    
    崎岖山路上,清晨。
    山上云雾缭绕,路旁是万丈深渊。运载药材的马车,艰难地行进
在这险路上。
    树田警惕地观察着周围的地形和动静。
    小田无精打采,昏昏欲睡。
    树田估计己进入危险地界,便对车老板和小田说:“师傅,小田,
前面如果万一遇见了土匪,你们千万不要慌张,由我来对付。”
    小田恐惧地说:“土匪?前面有土匪?这下死定了!”
    树田发现了异常,立即制止小田:“嘘----”
    原来,前面路中央,竟十字交叉地码放着一堆荆棘。
    树田示意车老板停车。
    
    树林中。
    一小股土匪埋伏在树后。
    土匪见车己停住,正待一跃而上, 却被匪首按住……
    
    只见树田从容儒雅地走下车来,朝着树林方向拱手道:“当家的,
辛苦了!”
    这时,匪首亦从林中走出来,抱拳还礼道:“掌柜的辛苦!”
    树田说:“想跟当家的借条路走走,能否给点面子?”
    匪首问道:“请问,掌柜的是哪家的?”
    树田说:“小字号----会友镖局。”
    匪首问:“你们东家贵姓?”
    树田答道:“姓吴,江湖人称草飞。”
    匪首道:“原来,你吃的是朋友的饭。”
    树田道:“穿的是朋友的衣。”
    匪首道:“大家都是朋友,好说好说。”
 
 
    树田掏出一锭银子,递给匪首说:“小弟这次忙于赶路,不能请弟
兄们喝杯酒,就请大哥代劳了!”
    匪首道:“我替弟兄们谢谢了!”
    匪首一挥手,土匪们赶忙跑出来,将路上的荆棘撤走。
      
    树田回到车旁,示意车老板只管放心前行。
    此时的小田却蜷缩在车上,瑟瑟发抖。
   “驾----”车老板鞭子一甩,马车飞快前行。
    树田在车上与土匪们挥手作别……
    
    铺面外,白天。
    铺面已经整饬一新,伙计们正在作最后的清理。
    伙计甲远远望见树田乘马车而来,便大声喊道:“哎,钱先生他们
买药回来啰----”
    随即,马车风尘仆仆地停在了门前。
    伙计们一拥而上,纷纷热情地向树田、小田致以问候,并兴高采
烈地争着卸货。
    
    店堂内。
    药店宽敞明亮,各种设备,一应俱全。
    树田兴奋地打量着这一切。
    树田走到药王孙思邀像前,敬香礼拜。
    伙计甲问道:“钱先生,药铺什么时候开张呀?”
    树田说:“药上柜之后,就可以择吉开张了。”
    伙计乙说:“钱先生,药铺的招牌还没有打出来,安一个什么宝号
呀?”
    树田说:“我们慈溪有个姓乐的先人,一百多年前,在北京开了间
‘乐人堂’,如何?”
    伙计们纷纷说----
   “‘敬被堂’……好!”
   “多响亮的字号!”
   “这叫作,北有同仁堂,南有敬修堂。”
    ........
    
    店堂,夜。
    树田独自一人,徜祥在空阔的店堂内。药铺即将开张,令他心潮
起伏,思绪万千。
 
    树田从柜中取出一卷轴,在灯下徐徐展开。
    孟直所书“敬业修明”四个大字,赫然在目。
    从慈溪到广州,前前后后的遭遇,一幕一幕地在树田眼前闪过……
    树田摊开文房四宝,虔敬地写下了“敬修堂”三个道劲的大字。
    
    敬修堂,白天。
    在鞭炮和鼓乐声中,伙计们隆重地揭开了树田手书的“敬修堂”
匾额。
    大门两旁醒目地悬挂着“园田”商标。
    店堂门前,贺客如云
    孙玉田率亲朋好友前来致贺。
    路子威率武馆舞狮队前来助兴、采青。
    靓姐等前来祝贺。
    卢起凤率丐帮帮着维持秩序。
    
    店堂内
    正中供着药王孙思邈的塑像,旁边镌着“敬业修明”四个大字。
    柜台前,前来买药的人头涌涌,伙计们忙得不亦乐乎。
    人声、算盘珠子劈啪声、捣药发出的清脆金属声,混成一片。
    
    树田在一旁坐堂开诊,等候看病的排成了长队。
    
    孙小田袖着手,东看看西望望。
    
    进来几个富家子弟,直奔小田,递上红包,贺道:“小四兄,恭喜
恭喜!当敬修堂老板了,也不通知兄弟们一声!”
    小田收下红包,不置可否地应道:“不好意思,不好意思!请稍候。”
    小田从柜上抱来一堆匣装成药,分送给富家子弟,说:“这些都是
敬修堂配制的补品,拿去试试。”
    富家子弟纷纷说:“谢谢了,改日可要讨杯酒喝!”
    小田说:“一定,一定!”
    
    广场上。
    蔡二一边派发街招,一边说:“各位乡亲父老,今日敬修堂开张大
吉,为了答谢父老乡亲的厚爱,敬修堂委托我在此免费派送一千瓶跌
打万花油,这可是居家必备良药,效果如何,大家用了便知。敬修堂
的药,不是我吹,连鬼佬都服。前几天我去十三行,一个鬼佬突然得
了惊风症,全身抽得像我这样(模仿其病状,惹得众笑)。我正好身上
带着这种八宝回春丹,让他服下,嘿嘿,果然立马见功,药到病除。
鬼佬问我(仿洋腔),这药哪里有得卖?我说,敬修堂,就要在太平
门外开张了。鬼佬说,今年我们西历是一七九零年,敬修堂的药,也
是一乞(吃)就灵啊!”
    在场围观者,被逗得哄然大笑。
    大家纷纷索取街招和万花油。
    
    街头巷尾。
    处处可见敬修堂的街招。
    路人纷纷议论----
    “要执药,就到敬修堂去。”
    “敬修堂的药,价钱最公道。”
    “不单价钱公道,人家的药还地道。”
    “那个钱老板更是仁心仁术,找他看病开药,就像鬼佬说的,真
是一乞就灵!”
     ........
    
    绿绮台馆,白天。
    漱玉正在勾画工笔花鸟。
    芸香气喘咻咻地跑上,狡黯地对漱玉说:“小姐,有一样东西,你
看不看?”
    漱玉说:“别卖关子了,什么好东西?”
    芸香递上敬修堂的街招:“喏。”
    漱玉看后眼睛一亮,但又立即掩饰地说:“我道什么宝贝,原来是
张街招,看你大惊小怪的……”
    芸香故意噘着嘴说:“哼,好心当成了驴肝肺!那我就把它撕了啊
----”
   “哎,别撕----”漱玉一把夺过街招,故作嗔怒地:“死丫头,跟
我来这一套!”
    芸香觉得奇怪,说:“哎,小姐,你看出 了什么?
    漱玉说:“你以为我看不出来吗?你就直说,钱公子开了间药铺,不
就结了呗!”
    芸香说:“你怎么知道敬修堂是钱公子......”
    漱玉说:“钱公子姓钱,名树田。你看,这个铜钱是他的姓,中间
的田字是他的名,他很巧妙地将姓名嵌在这个商标上了,不是吗?”
    芸香说:“还是小姐聪明。要不是别人告诉我,我可看不出来,我
只当这是一个铜钱呢!”
    漱玉说:“你呀,心里只想到钱。”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   芸香打趣地说:“小姐你呢,心坐也总想到钱……公子!”
    漱玉顿时羞得满脸通红:“死丫头,学会耍贫嘴了!”
    芸香吃吃地笑。
    
    鬼巢。
    道天教主、张保仔、蒋天流等在密室中切切私议。
    张保仔咬牙切齿地说:“好一个敬修堂!这不是踩着我们的脖子往
上爬吗?
    天流说:“干脆,叫弟兄们砸了它!”
    教主说:“不可造次。江相派能百年不倒,就在于不与人争一时之
短长,忍即韧也。那个姓钱的,身手不凡,加上有一批武馆兄弟在其
左右,连丐帮也向着他们,如今在百姓中又口碑甚好,所以,时机尚
未到。”
    天流说:“难道就这样算了不成?”
    教主说:“急什么?那个孙家少爷在他左右,就是敬修堂的一颗扫
帚星。所谓成也萧何,败也萧何也!”
    张保仔似有所悟:“对,对,对……”
    
    街头,夜。
    孙小田从这里经过,守候在此的周武,猛拍其背道:“哈哈,小田
兄!”
    小田吓了一跳:“原来是周武兄。”
    周武说:“怎么,当上了敬修堂的少老板,就不跟弟兄们一起玩
了?
    小田沮丧地说:“什么少老板,我不过是个挂名的司事,上有督理,
下有司帐,更有钱先生坐镇,我算个什么!”
    周武说:“你也太老实,敬修堂是你家出钱开的,却让人家当家。”
    小田说:“人家救了我的命,有什么好说的!”
    周武说:“走,牡丹舫最近从扬州来了个九里香,真是风情万种呀,
去喝杯花酒解解闷儿。”
    小田说:“我明天一早还要到店里应卯哩。”
    周武硬扯着说:“算了吧,走!”
    
    牡丹航。
    周武、小田来到牡丹舫大堂。
    鸨母立即笑着迎上说:“哟,贵客。这位孙少爷好些日子没来帮衬
了!”
    周武对鸨母说:“快把九里香叫来。”
 
    九里香应声而出,施礼道:“九里香拜见二位公子!”
    小田一见九里香,便神魂颠倒,二人不免眉来眼去。
    周武对鸨母说:“哎哟,你们也太狠心了,才几大功夫,就把个九
里香几乎弄残了,要舍得给人家补一补嘛!今天我把敬修堂的少东家
带来了,小田兄,下次记得给九里香拿几盒上等的人参、燕窝来。”
    小田说:“这……小意思。”
    周武说:“九里香,我这兄弟就交给你啦,你可得好好伺候啊!”
    九里香娇声软语道:“公子,请----”
    
    包间内。
    九里香挽着小田进入包间,小田急不可待地一把揽住九里香。九
里香却呵欠连天,又是眼泪,又是鼻涕。
    九里香推开小田说:“不行,我得抽一泡再说。”
    九里香拿来两副烟具:“来,咱俩一起抽。”
    小田说:“我还没学会呢/’
    九里香说:“酶,现在有头有脸的人,谁不抽呀?你不抽,我可不
跟你玩了!”
    小田只好接过烟枪,刚一抽,便呛得直咳嗽……
    
    敬修堂,白天
    柜上,伙计们忙得不可开交。
    小田却伏在一旁打瞌睡,伙计们见了无不摇头。
    司帐走近来,摇醒小田说:“孙少爷,你从柜上拿过几次药;我这
里都登记了,请签个字吧。”
    小田老大不快地说:“什么,我拿药还要签字?”
    司帐说:“这是店里的规矩,到时好从薪水里扣除。连钱先生拿药,
也一样记帐。”
    小田不耐烦地说:“好好好,签就签。”
    
    周宅,听雨轩,夜。
    周文、周武灰头黑面地跪在慕堂面前。
    慕堂怒不可遏地训斥道:“我到今天才知道,原来是你们两个勾结
流氓黑帮,要对漱玉姑娘下手,你们好狠毒啊!”
    周文说:“爹,我们也是为周家着想,怕您老人家一时糊涂,做出
引狼入室的事。”
    慕堂喝问:“谁是狼,啊?----你们才是真正的狼!”
    周武说:“爹,我们再不争气,也是周家的嫡传子孙。现在周家上
下,谁不在说……”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    慕堂问:“说什么?
    周武说:“说周家祖宗的牌位,从此让青楼女子给玷污了!”
    慕堂气极,抄起手杖欲打,但手杖举在半中问,便突然眼冒金花,
当即晕倒在地。
    周文大叫:“快来人哪!”
    刘义急上,见状忙抱住慕堂:“老爷,老爷!……少爷,还不快去
请大夫!”
    周武下。
    刘义将慕堂轻轻地扶上床躺下,然后对周文说:“大少爷,是不是
把漱玉姑娘叫来?
    周文阴沉地说:“外姓人,就不要惊动了!”
    绿绩台馆,早晨。
    漱玉在花园中不安地张望看,并焦虑地对会香说:“奇怪,义父说
好一早就过来听我弹琴的,怎么现在还没来?
    爱香安慰道:“老人家或许临时有事吧?
    漱玉说:“不行,我得看看义父去。”
    
    卧室。
    慕堂的妻、妾、儿、媳都围在慕堂病榻前,静静地守候着。
    慕堂吃力地睁开眼睛,向四周扫视着,断断续续地说:“漱玉…漱
玉姑娘…在…哪里?”
    漱玉奔上前来,声音硬咽地应道:“义父,漱玉来了!”
    慕堂拉着漱玉的手说:“你…你怎么…才来?”
    刘义有端上药汤:“老爷,吃药吧。”
    慕堂示意将药先放下,然后说:“你们都走吧,让漱玉在这里陪陪
我。”
    家人们纷纷离去,一个个脸上透出怨恚之色。
    慕堂含着泪说:“漱玉,义父差一点见不着你了!”
    漱玉说:“义父千万不要这样说!来,我扶你坐起来吃药吧。”
    慕堂摆摆手,意味深长地说:“这药……我不太放心啊,他们……
漱玉,那个钱澍田大夫,你能找到他吗?”
    漱玉说:“钱公子开了间敬修堂药店,应该不难找。”
    慕堂说:“你请钱大夫来一下,好吗?”
    漱玉说:“哎,我马上让芸香去。”
    
    敬修堂。
    树田正在坐堂诊病。
    
    赵举人大呼而入:“神医,神医,真乃神医啊!”
    树田说:“哟,这不是赵举人吗?”
    举人说:“钱先生,你算得真准,恰好三个月……”
    树田说:“对了,你那痈疽该是露头的时候了,快让我看看。”
    举人撸开左手衣袖说:“果然不是发于背,而是发于手!”
    树田一看,长长地舒了口气说:“好,不要紧了!”
    树田命柜上伙计道:“将拔毒散拿来。”
    举人说:“钱先生,你比那个罗浮山的道士,高明百倍。”
    伙计拿来拔毒散。
    树田一边为其包扎,一边说:“你错了。那位道士,是真正的高人,
我岂能跟他比!说老实话,你这病要是当初找我看,我还真看不出来。
改日一定请举人带我去向那位道长讨教。”
    举人说:“可道士却说我的痈疽发子背……”
    树田说:“本来是应发于背的。”
    举人问:“此话怎讲?”
    树田说:“我是根据古代的医案,用了意念转移法。因为背上难治,
手上好医啊。”
    举人感慨地说:“原来这样。古人说,‘必有非常之医,而后可疗
非常之病’。钱先生真乃非常之医也!”
    树田说:“举人过誉了!”
    这时,芸香匆匆前来。见到树田后,如获救星地说:“钱先生,请
立即跟我去一趟!”
    树田大觉意外地:“芸香?”
    
    路上。
    一驾马车奔走如飞。
    坐在车上的树田问芸香:“你怎么知道来敬修堂找我?”
    芸香说:“小姐一看你们敬修堂的街招,就知道药铺是你开的。”
    
    周宅 慕堂卧室
    树田正在为慕堂诊脉,然后端过那碗汤药,先闻闻,再尝尝。
    树田问:“药方在吗?”
    慕堂从枕下摸出药方,说:“刘义倒是心细,把这个留下了。”
    树田越看方子越觉疑问重重。
    漱玉问道:“钱公子,这药方……”
    树田说:“周老伯是肝肾阴虚于下,肝阳升腾于上,形成虚实夹杂
之症。这位大夫乃粤东名医,竟开出这样的太平方子,实在令人费
解……”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   漱玉问:“什么叫太平方子?”
    树田说:“就是那些吃不坏人又医不好病,让你抓不住把柄的方子。
这乃是医家出于无奈,明哲保身之术。”
    慕堂点点头说:“明白了!钱公子,老夭一生处事,爱凭感觉,常
常一意孤行,义无反顾。我不管什么名医不名医,我就信你,就吃你
的药,你放心大胆地治吧。”
    漱玉恳切地说:“钱公子,拜托了!”
    树田说:“老伯和漱玉小姐这样信得过我,我理当竭尽所能。”
    
    书房,夜。
    树田正秉烛夜读,案头上堆满了历代医案和本草类书籍。
    
    药柜前。
    此刻夜深无人,树田独自从药柜中抓药、捣药、配方。
    
    天井,白天。
    这是慕堂卧室前的天井。
    树田在小炭炉前亲自为慕堂煎药,额上沁出细细汗珠。
    漱玉手执纨扇,为其扇凉。
    漱玉问道:“钱公子,你们当大夫的,连煎药都要亲力亲为吗?”
    树田说:“老伯的病非同小可,所以我必须亲自配方、抓药、煎炖,
以至观察服药后的一切细微动静,不敢有一丝一毫的闪失。”
    漱玉问:“煎药也有什么讲究吗?”
    树田说:“当然有讲究。就拿这器皿来说,一般都是用陶罐,而我
却用了银盅。古医书就有‘银为上,磁次之’的说法。此外,用什么
水,什么炭,掌握文火武火,药分先下后下,煎到什么时候为度,服
药什么时辰为宜......都会影响到治病的效果。”
    漱玉说:“怪不得医书上说,医乃至精至微之道。”
    树田说:“漱玉小姐也读医书?”
    漱玉说:“我近日正在读《内经》,我发现,《内经》不仅是医书,
更有天地人理、于言妙道在其中哩。”
    
    卧室,夜。
    漱玉在慕堂床前抚琴。
    慕堂在琴声中安祥入睡。
    树田摸着慕堂的脉搏,眼里流露出欣喜和感动。
    
    琴声的变奏中,叠印出以下画面----
    白大,漱玉给慕堂喂汤药,树田在为其针灸。
    
    夜里,树田在煎药,漱玉俯下身子,用嘴吹旺炭火,红红的火苗,
映在他们的脸上……

推荐产品

“敬修堂瘦花语”茯苓银荷茶

“敬修堂瘦花语”美园纤体塑身嫩肤精华霜